必去阁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 第三千六百章 再见白沙

“老前辈,你都失忆了,肯定没印象。”
沈京冰得到喘息,忙趁热打铁:“将来你记忆恢复了,你绝对能想起一切,能想起自己的荣光。”
面罩老者抬头盯着沈京冰:“我如果是好人,我怎么杀起人来毫无负担?”
沈京冰咳嗽了一声,挤出笑容解释一句:
“老前辈在黑三角卧底的时候,出于信任需要免不了见血,为了生存也免不了搏杀。”
“老前辈算得上尸山血海出来的人,所以现在杀几个人自然也不会难受!”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他吹捧一句:“再说了,你杀的人都是该死之人。”
面罩老者闻言松开了沈京冰呢喃:“我杀的都是该死之人?”
沈京冰摸摸喉咙上的疼痛之处,呼出一口长气:
“没错,都是该死之人,包括我请你杀的人,都是危害世界的败类。”
“前辈还在日记里面说过,一个伟大的卧底了,为了最终目标的完成,牺牲一些善良和底线是正常的。”
沈京冰落地有声:“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面罩老者似乎有些意动:“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沈京冰又轻轻吹捧了一句,接着话锋一转:
“对了,前辈,红屋子是一个意外,我也没有想到会有人跑去七号别墅袭击海伦,乱了你的修炼。”
“你放心,这个地方,绝对不会有人再来打扰你。”
“你可以在这里放心修炼!”
“七号别墅的事情,我对不起你,我向你道歉,你看,我还给你带了一份礼物。”
沈京冰一边挤出笑容解释,一边打开了黑色箱子。
一个蜷缩在黑色箱子昏睡的年轻女孩呈现在面罩老者面前。
沈京冰一笑:“前辈受了伤,需要补一补,这礼物正好可以给你补充能量,前辈请享用。”
“啪!”
面罩老者一巴掌打飞了沈京冰喝道:“我是好人,好人能欺负一个无辜少女吗?”
沈京冰倒在地上闷哼不已,接着又挣扎着站了起来:
“前辈,这不是一个无辜少女,她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魔啊。”
“别看她年纪不大,她害死了不少人,小时候拿烫斗砸破外公脑袋,拔掉外婆的呼吸机。”
“她长大后,想要看失控车子,就毁掉她爹的刹车,让她爹出车祸而死。”
“她还拿吹风机丢入母亲浴缸,想要看母亲抖动的样子,硬生生把母亲电死了。”
“她还把邻居孩子带上天台推了下去。”
“总之,无恶不作,但因为没到十八,怎么都无法死刑,我就把她绑了带过来。”
沈京冰一本正经开口:“希望前辈能够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这就是从机场诱骗过来的恋爱脑女游客,但为了减少面罩老者是心理负担,再变编造了一个故事。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随口编造的两段事情,让面罩老者的命运齿轮开始了逆转。
“原来是恶女!”
面罩老者怒意渐渐消失,随后冰冷问出一句:“你想要我做什么?”
沈京冰毕恭毕敬地开口:“我只是想要孝敬前辈……”
面罩老者声音一沉:“我失忆了,但不是失智了,说,想要换取什么?”
“替我弄死仇碧君!”
沈京冰恢复了正常:“所有恩情和孝敬,就换仇碧君一颗人头!”
面罩老者眼里迸射一股寒芒:“杀仇碧君?”
“没错!”
沈京冰摸出一张照片递给了面罩老者,微微低垂着眼帘开口:
“她是铁木无月的爱将,也是五星战神,为人跋扈嚣张,还心狠手辣。”
“她看上了狂鹰集团,想要一块钱拿走一半股份,我不愿意!”
“她一怒之下,不仅打断我的手,还抓了我不少兄弟,更是抄了我女朋友和几个盟友的满门。”
“她还给我发了二十四小时通牒。”
“如果到时不把狂鹰集团交给她,她就要血洗狂鹰集团砍了我脑袋。”
“老前辈,你是好人,你是正义人士,请你给我主持公道!”
“我求过夏战神,但仇碧君现在有铁木无月和夏昆仑庇护,夏战神也爱莫能助。”
“老前辈,现在只有你才能保住我了,只有你才能让我活下来了,请你帮我一把。”
“我给你磕头了……”
沈京冰眼泪四溢,还直挺挺跪地磕头:“帮我一把!”
磕头之后,沈京冰还举起了断手,给面罩老者查看自己的伤势。
面罩老者一脚踹飞沈京冰:“这事我答应了,你可以滚了,别影响我修炼!”
沈京冰重重摔在门口,还吐出一口血,但却没有半点愤怒,反而无比高兴。
他忍着疼痛站起来:“谢谢前辈,谢谢前辈,我马上滚。”
“对了,我还带了一些物资,放在大门口,可以方便前辈安心修炼,不用跑来跑去。”
沈京冰又上了一次眼药:“毕竟仇碧君正在剿杀跟我有关的人,很容易拿老前辈开刀。”
面罩老者声音一沉:“滚!”
说完之后,他也不管箱子里的女人,身影一晃消失在不远处的地下室。
沈京冰嘴角牵动了几下,想要再说什么,却最终决定沉默离去!
一夜无事,第二天早上,天刚刚亮起,别墅涌入一阵冰寒气流。
下一秒,地下室轰的一声巨响,面罩老者破地而出,重新站立在昨晚出现过的地方。
“修炼一晚,伤势恢复八成,掌心的伤也好了一半!”
“该好好吃一顿,把沈京冰的人情还了,然后再把那什么唐若雪和轮椅废物杀了。”
“扰我清修,还伤我手掌,该死!”
“不,我不能这么滥杀无辜,我是好人,我是正义之士,我怎能滥杀唐若雪和轮椅废物呢?”
“先查一查,如果唐若雪和轮椅废物是十恶不赦的人,那就杀掉他们。”
“如果他们不是什么坏人,就稍微惩罚一下好了。”
面罩老者一边张开右手活动查看伤势,一边把心中各种念头说了出来。
说到一半,面罩老者突然神情一寒,目光变得锐利无比。
他扫视地面一番,发现黑色箱子和少女不见了。
“嗯?”
面罩老者脸上微微吃惊,没想到有人来过现场,更没想到他一无所知。
他脚步一挪,晃动了几下,出入各个房间,没有见到人影后,又冲出大门查看。
可别墅外面,依然没有少女,没有不速之客,只有沈京冰和刀疤汉子留下的食物净水。
“嗖!”
突然,面罩老者像是有感应一样,猛地抬头望向了三楼天台。
下一秒,他如灵猫一样窜出,嗖嗖嗖几个起落后,他站上了天台。
还不明朗的清晨白雾中,他看到了一个灰衣中年男子。
他正嗤的一声,用火柴点燃了一支大白沙。
接着不紧不慢吐出一个烟圈。
无比逍遥,无比惬意。
“戏弄老夫者,死!”
面罩老者喝出一声,接着一跺脚冲了上去。
“大伏魔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