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我在东京真没除灵 > 章节目录 936 梦灵
    []

    “抱歉,身为本周‘风纪委员’的我,对翘掉轮值、违反规矩的你们,拥有‘私下处决权’!”

    虽然年龄差距不算大,但国小四年生和国中一生在体型上,有着无法逾越的、名为“青春急速成长期”的巨大鸿沟。

    “咳咳,既然已经知错,作为偷跑的惩罚,你们两要额外负责晚餐后的全部厨房清扫!”

    向二人展示了一下自己红袖章上的“风纪”二字,瘦高男孩狞笑着伸手,将身高还不到自己肩膀的二人脑袋夹在腋下,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什么,那不是你今天的活吗?这算什么惩罚?!”

    “可恶的龙马,等我进入发育期,一定会来报这个仇的。”

    五分钟后,鼻青脸肿的两名男孩,已经一脸不情愿地站在简陋的厨房里削起了土豆。

    “嘿,这两个荷尔蒙过剩、被录像馆里极道电影洗脑、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家伙,不安排点体力活,根本消停不下来嘛。”

    而戴着风纪袖章的瘦高男孩,正双手抱胸、靠在门口得意地笑着。

    “哟,宗介和幸平,又打架了吗?”

    与此同时,一名手里捧着厚厚书籍、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子路过厨房门口,好奇地看向了正在里面“劳动改造”的二人:“这次,好像伤得还挺重啊?”

    “不,本来伤没那么重的,都是龙马后来……”

    “没错,我精心研发的弱点攻击,怎么可能会留下这么明显外伤!”

    听见对方语气里的调侃,削着土豆的两名男孩只能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小声嘀嘀咕咕起来。

    “晴人院长,您放心好了,只要有我在,保证这两个刺头规规矩矩的!”

    看清来人,瘦高男孩连忙立正,抬手敬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礼。

    “喔呵呵,龙马,让你费心了。整个小雏菊,也只有你能收得住这两个野小子了……”

    点了点头,中年男子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递给他一个苹果。

    “和头脑灵光的你不一样,宗介和幸平都是直性子,满脑子热血容易上头,一不小心就会被人带偏……答应我,如果以后他们走错了路,你一定要多提醒他们。”

    这位院长胃口向来不太好,时常将自己的那份食物留给正在长身体的孩子们。

    “知道了,我一定会看住这两个小子的,如果他们敢乱来,我的‘小雏菊祖传无情暴栗’绝不姑息!”

    看着中年男子越发温暖耀眼、仿佛要融化在了正午阳光中的微笑,瘦高男孩一边保证着、一边将苹果往口中塞去……

    “一君,醒醒!”

    一阵金芒闪过,二之前龙马只觉脸上一疼。

    “都说了,是二之前!嘶,好痛……”

    伸手摸着有些肿痛发红的脸颊,他有些迷糊地环顾四周。

    “我刚才,是做梦了?”

    在微湿的双眼中逐渐清晰的,是残破扭曲、漆黑一片的车厢内部。

    “诶?!这什么臭玩意儿……”

    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件符纸包裹着的干瘪眼球,吓得二之前龙马连忙往旁边一丢。

    “没错,刚才那个‘大头’似乎有着类似‘梦魇’的能力,能让人陷入梦里……”

    在他身旁的尼雅,脸色微白地看向了自己的手掌。

    “还好,主为我撑起了小雨伞。”

    在她掌心之中,赫然残留着一道被某种事物灼烧的十字架痕迹。

    刚才她一时不慎,一不小心也着了道,幸亏有身上的某件圣物护体,将她及时唤醒。

    “大、大头……我想起来了!”

    经尼雅提醒,与那巨大人脸对视的一幕,涌入二之前龙马脑海。

    “那对眼睛很邪门,一碰上就……”

    对方眼中那仿佛无穷无尽、似乎能够吞没一切意识的血色旋涡,让他一阵后怕。

    “对了,那人去哪了?!”

    二之前龙马撑起身子,朝对面车厢内看去。

    “人?”

    那里,一身黑袍的东野幸平,正手持血刃、孑然傲立在那巨大人首原本所在之处。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从哪里冒来的,但光从血里面的恶臭判断,祂已经没有一丝‘人味’了。”

    在他脚边,堆放着一滩仿佛被锐利之物的切割而成的碎肉,依稀能从里面辨认出硕大的五官……

    “不可能……我可是‘完全体’的梦灵……为什么,你没有乖乖睡去?!”

    即便如此,那些肉块依旧顽强地哀嚎着、蠕动着,想要重新拼凑出原本那绝世的容颜。

    梦灵,是传说中本体为一颗头颅模样鬼怪,能够让人轻易入梦,再在梦境之中玩弄目标于股掌之中。

    “我知道了!原来你这家伙……不是人……”

    一地血肉之中,那颗尚算完好的眼球,用怨毒而嘲弄的目光,死死盯着东野幸平:“同为委身黑夜之辈,你为何要阻扰我们?!”

    身为梦灵的它,有着让任何生物瞬间“入梦”的可怕能力。

    但面前这名毫无灵力波动、全身充满血腥味的男子,却能轻易拒绝它的“梦境”,其身份自然呼之欲出……

    “哼,委身黑夜,哪又如何?”

    东野幸平轻轻抬手,那肉块之中顿时有无数猩红血滴抽离而出,腾空朝他掌心汇聚……

    “即便无法立于阳光之下,但这阴影之中,也只能是我独自一人的道!”

    “不,不要……我好不容易才……”

    那碎裂的人脸话未说完,便已经在血滴离体之下,飞速地枯萎、干瘪,化作了一蓬细沙:“敢与百鬼为敌……你……不会有好下场……”

    “啧,废话未免也太多了些。”

    东野幸平指尖轻弹,有砂砾般的血晶洒落而下。

    “我……等等,这不是我选的那份神迹……”

    随着这梦灵消逝,一名躺在座位上“默默进食”的黑袍人,随之清醒了过来。

    “呃啊啊啊啊!”

    随着惨烈的哀嚎,他黑袍下的身体开始扭曲、膨胀,变化出各种形状……

    “终于,轮到本大爷降临了!”

    三秒之后,一名独目独足、双手粗壮、全身黑色长毛的巨型“野人”,自那黑袍之下炸裂而出,朝距离最近的东野幸平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