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去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爱如星光 > 章节目录 第2835章 我这是正当防卫
马科斯皱眉,认回杨淑萍以及她的健康平安,他选择后者。
他妥协道:“要等多久我才能跟她见面?”
昨天晚上的匆匆一面,根本不能安慰他多少。
更何况,杨淑萍昨天的状况太糟糕,他到现在都担心着。
“要一个星期。”慕少凌说道。
“这么久?”马科斯的手握成拳头,他感觉自己等不了这么久。
念穆坐在慕少凌的身边,听见他电话那头马科斯的声音,她低声说道:“要不让我跟马科斯先生说说?”
慕少凌颔首,没有犹豫地把手机递给她。
念穆把他的手机凑到耳边,“马科斯先生,我是念穆,关于您的母亲,一个星期是裴医生提出来的,他也是为了病人好,这样吧,这段时间我也会往医院跑,要是您不介意,我可以在去医院那边的时候,也去探望杨阿姨,顺便拍点视频,让您了解她每天的身体状况,您看这样可以吗?”
马科斯刚才会这么说,不过是担心杨淑萍的状况。
一个星期,不算太久。
但是对于一个已经担心很久挂念很久的人来说,一个星期太久了。
马科斯听着念穆的建议,心里不禁感叹,慕少凌的女人有一颗玲珑剔透的心。
“念女士,谢谢你。”他这是答应了。
每天有视频,这样他还能观察杨淑萍的状态。
“不用客气,我也只是顺便。”念穆不想让马科斯太感激自己。
而且,她确实是顺便。
因为要去探望阮漫微,给她带些补汤,还有药膳补身。
再过几天,阮漫微也要继续化疗。
一个疗程的化疗结束后,还要接受各项的检查,检查要是没有问题,就能够出院,以后每隔三个月,再回去检查一次便是。
念穆感觉,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会有好日子的。
马科斯同意以后,她便把手机给回慕少凌。
慕少凌把听筒凑到耳边,听见马科斯说道:“慕先生,你有一个心思玲珑的妻子,我羡慕你,祝福你们能够恩爱白头,永不分离。”
这些,都是马科斯最真挚的祝福。
“谢谢。”慕少凌大方接受他的祝福。
恩爱白头,永不分离?
他喜欢这两个词。
念穆有些诧异,慕少凌这是谢什么?
要谢不应该是马科斯谢吗?
念穆瞧见慕少凌脸上满意的笑容,更是不解,但也没问,吃过早餐后,念穆便叮嘱着吴姨,“吴姨,饼干麻烦你下午的时候帮我烤一下,上下烤,用一百八十度烤二十分钟,等凉了以后呢,麻烦你帮忙装进小包装里面。”
吴姨拿纸笔记下她的叮嘱。
这是念穆做给淘淘春游的小零食,因为时间原因,她今天起了个早,把软化好的黄油按照配方,跟其他材料混合好,然后挤出小曲奇。
小小的曲奇一个个被放在烤盘上,就差烘烤的步骤。
念穆眼看着没时间了,吴姨又自愿承担这个活儿,念穆便欣然拜托她帮自己的忙。
这里的烤箱脾气她是知道的,只要吴姨按照她来说的去做,就不会有大问题。
念穆做了好几盘,到时候也要给湛湛跟软软一些。
现在三个孩子都在老宅那边,她也要做到一视同仁,没有因为淘淘的年纪小,就多疼爱他一些。
他得到的疼爱已经够多了,所以念穆认为,三个孩子都要一起疼爱。
叮嘱过吴姨后,念穆又想起给阮漫微准备的药膳汤,这也是要吴姨帮忙炖的。
在炖汤方面,她基本上都是这么做,吴姨已经熟悉。
“吴姨,别忘记炖汤,麻烦你了。”念穆又叮嘱道。
慕少凌看着念穆跟吴姨说了一件又一件事,有些无奈,又有些心疼。
念穆太忙了。
不但要兼顾工作,还要兼顾照顾孩子,还有阮漫微。
接下来还有杨淑萍。
虽然阮漫微跟杨淑萍的事情不是长久的,但念穆这么累,慕少凌还是不想让她这么忙。
但也知道,念穆不会因为孩子跟亲人的忙,而放弃自己的工作。
要她真的是那种能安心当太太享受每一天精致慢生活的人,当初就不会有华筑。
她不辞劳累的忙碌,只为了让她站在他身边的时候更有底气。
慕少凌都知道,但是他似乎,也不能帮上什么。
就像现在,连恐怖岛的事情,都没弄清楚。
“少凌?”念穆叮嘱完吴姨,便慕少凌提着公文袋站在玄关处动也不动,似乎在想问题,她不禁呼唤一声。
慕少凌回过神来。
“上班吧。”他说道。
“好。”念穆换上鞋子,便与他一同离开,两人在门口,坐上不同的车,往不同的方向去上班。
另外一边。
阿木尔被X市的警察押进警察局。
“这个人犯了什么事?”另外一个警察见状,问道。
“打架斗殴,有人报警,跑不及时被抓了。”押着阿木尔的警察无奈说道。
“神奇了,这打架斗殴的,脸上居然没挂彩?我第一次见啊。”那警察调侃道,又打量了一下阿木尔,真的不像有伤。
“可不是吗?他厉害得很,差点把人给打死,现在人被送进医院了。”押着的警察无语,处理过这么多案件,第一次见到打架这么狠的,“场面不大,一对二而已,但两个人都被送进医院,现在情况也不明。”
“噢哟,真是能打,不过我们警察局最近是捅了外国人的窝吗?你这个又是一个外国人,要是这小子不懂英文跟华夏语言,那又要请翻译了。”警察想到还被关着的那俄国人,便觉得头疼。
审讯的时候,他们也不说话。
后来要不是对方提出要喝水,他们还真不知道,原来对方是俄国人。
好不容易找到个俄语翻译,他们又不说了,像是耍他们那样。
“那你放心,这个懂华夏语,说话还利索,甚至语法比我们这些A市人还要严谨,不用请翻译。”押着阿木尔的警察掏出从阿木尔身上搜出来的证件,“这是他的护照。”
“哟,那还替警察局省了一笔经费。”警察有些意外,会说华夏语的俄国人?还一打二把两个人送进医院?
这俄国人都这么猛吗?
阿木尔这时候淡淡开口道:“警察同志,我说了,我这是正当防卫。”
观株宫钟皓“花堆堆”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