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在娱乐圈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飙舞场的HipHop街斗】
    既然对方已经下了战书,何岩这些人当然就一定要奉陪到底,虽然今天本来的目标是智星高中的人,现在既然多出了一帮人,就直接干脆到飙舞场一次解决。

    前方已经可以听到强劲的音乐声,飙舞场已经不远,大家加快了脚步。

    今天这里的人要比平常多很多,大部分都集中在了飙舞场,以以往的经验来看,估计是易茂唱片又在搞什么活动之类的。

    飙舞场的场地要比以前加大了许多,大约有半个篮球场那样大的空地,空地四周都立着一米多高的铁栏杆,所有人都三百六十五度周绕在空地四周,表演者就在所有人视线中展示自己的舞技,表现好的,必定掌声如雷,尖叫连连,表现逊的,观众也会毫不留情的喝倒彩,让人脸面全无。

    飙舞场四周环放了高档音响,强劲的节奏连观战的人也忍不住扭动自己的身体,让现场的气氛随时都热情如火。

    忽然,音乐停了下来,一个音响里面传来主持人的声音:「相信大家等这个开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好!

    游戏规则很简单,无论是单人还是团体,无论是那样的舞风,不用事先报名,只要你敢秀!

    就自己走进场子里面,评审就是现场全部的人,你们觉得棒的就喝彩,要淘汰的就喝倒彩!

    能跳到最后的那个人,奖品就是最新款机车一辆!

    好!

    比赛开始!

    」    主持人说完话之后,节奏感极强的音乐又重新响起来。

    何岩这些人一来就遇上这样的活动,其实算是幸运的,一是可以博博大奖,二是在这样人群高度集中的地方,要碰上他们的对头智星高中就简单多了。

    「你们等下也要去比吗?

    」黎茜茜在何岩的旁边问。

    「应该要吧,不然不就白来了,你不知道,在这里被几百人同时注视的时候,那种感觉有多棒!

    」何岩兴奋的神经已经被音乐挑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看来你的表演欲望也挺强的嘛。

    」黎茜茜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可惜何岩却没有看到这样的笑容。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表扬欲,我只知道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大家肯定是喜欢那种万众瞩目的感觉,虽然也可能被喝倒彩,不过就是要这样才刺激好玩!

    」以前的何岩其实也不乏这样的经验,越是大型的飙舞赛,自己就越渴望参加,虽然也有输的惨不忍睹的时候,不过依然阻止不了他下一次挑战的欲望。

    「那你们的水平怎么样?

    有没有可能跳到最后?

    」黎茜茜到目前为止,只看过查莉所拿手的滑轮,虽然何岩告诉过她,这些朋友中,每个人都有自己拿手的绝活,并且在这个城市都是数一数二的。

    「这个嘛,还真不好说,还要看看等下会不会出现什么高手,要知道,嘻哈街的牛人可是一个比一个牛!

    不过我们也要对田瑟有信心!

    那家伙舞技可不是盖的!

    」何岩显得对自己的朋友感到十分自豪。

    「田瑟?

    那你呢?

    」黎茜茜忽然想到,何岩同她细数过每个朋友厉害的地方,可是惟独没有提到他自己。

    「我?

    哈哈——!

    要怪就怪我的这些朋友个个都太出色了!

    我是平庸中的全面平庸,超越不了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如果等下你要看我跳舞的话,相比起田瑟,可能就会让你失望了。

    」何岩自嘲着。

    黎茜茜听完何岩的话,心中有种异样的感受,看着何岩的侧脸,总感觉眼前的这个人不是那么的简单。

    可是却又从刚才的谈话中,听出了何岩的感伤,那是一种不甘平凡的人最终依然平凡的深深感伤。

    这个时候,飙舞场上已经上了两帮人,分别五个人,刚开始就团体战,现场气氛立刻出现了一个小高潮。

    舞曲是没有指定的随机播放,这充分考验了舞者们对歌曲和自身舞感的融合能力。

    以何岩所在位置的角度观看,左边的五个人先跳,他们所跳的都是一些动作幅度大而简单的HipHop舞步,歌曲似乎不合他们的味道,没有排舞,五个人一起跳的时候很明显的有一些凌乱。

    「个人技术还算不错,不过实在不应该选择齐舞,各自发挥,缺少美感,根本没独舞的效果来得好。

    」何岩一边摇头,一边分析着当前的战况,生怕黎茜茜不明白状况。

    「嗯,只要后面那队,抓住他们的那个缺点,就算个人技术不如这队,只要把握好统一的节奏,要赢过这队是很容易了,估计他们现在就在商量等下的舞步,呵呵,现场简单排舞。

    」黎茜茜说出自己的见解。

    何岩对黎茜茜有些吃惊,她刚才所分析的和自己所想的一模一样,原来黎茜茜并不是像何岩所想的那样,对街舞一窍不通,原来还是有认识的,至于深浅,何岩决定待会慢慢观察。

    音乐一转,换成了另外一首舞曲,标志着前一队秀舞的时间结束,后一队该上场了,本来稀稀疏疏的喝彩声,忽然变多起来,很显然大家对前一队的表现不是很满意,都希望这一队能带来精彩的舞蹈。

    从这一水平来看,第一队基本上已经失败了。

    果不其然,这一队接下来的表演是经过部署的,虽然也是五个人一起上,但是没有选择齐舞,而是选择了可以将个人秀融合在团体秀里面的舞蹈——Poping。

    刚好音乐还算贴近,是一首打点很明显的歌曲。

    五个人一字排开,从右到左开始了个人秀。

    「肌肉突然紧绷和放松的衔接还不够好,肩膀和胸部的力量也好像还不够,不过……」    「不过他们在整体性上面已经超过了第一队,这已经可以弥补个人技术上的遗憾,大家的欢呼声肯定是全部这一队了,嗯,第一队被淘汰了。

    」黎茜茜不缓不急地接上了何岩的话。

    「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不过真奇怪,这些跳Poping家伙看起来有些眼熟……」    「这么快就忘记了?

    是刚才下战书的那帮人,你们要不要现在上去和他们比比?

    」    「就是他们!

    嘿嘿,谢谢你的提醒,我这就去收拾他们,你就呆在这里观战吧。

    」何岩说完便朝着飙舞场的入口处跑去,单枪匹马,没有叫上田瑟等其他人。

    黎茜茜本来还想叫住何岩,只是还没开口他就已经钻到了人群中里面,黎茜茜对他的行动难免感到有些惊讶,对方是五个人,难道规则允许单人对团体,就算允许,何岩也一定会吃大亏,别的不说,至少在体力上。

    看到黎茜茜疑惑的神情,一旁的田瑟忽然开口解惑:「别担心,只要等下阿岩一站上去,他就已经处在优势的一方了,以一敌多,等下的欢呼声估计就全部是他的了。

    」    「真的没问题吗?

    」黎茜茜依然有些担心。

    「刚才我听到了一点你们的谈话,他说自己是平庸里面的全面平庸,你还真相信这话?

    他那不叫全面平庸,叫各项全能。

    」田瑟对自己的揭底爆料感到十分得意。

    「怎么说呢?

    」黎茜茜接着问,虽然自己心中已经有了模糊的答案。

    「他要和我、枷锁、查帅还有亚仕比我们各自最擅长的东西,当然是比不过,可是当中的差距绝对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打个比方,如果举办一个街舞比赛,参赛者一千人,我得了第一的话,阿岩绝对不会掉出前三,同样的,如果是唱歌、涂鸦、滑轮、甚至是打架,他一样可以得到这个成绩!

    你懂了吧。

    」毕杰说完,下巴微微一抬,示意黎茜茜看飙舞场那边,因为此时何岩已经站在了上面。

    黎茜茜会心一笑,果然和自己所想的差不多,何岩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打从自己在体育馆前面,捡起他扔在地上的演唱会门票的那个时候,黎茜茜就看到了隐藏在何岩身上的光芒。

    飙舞场上,第一队已经被倒彩声给淘汰,而何岩走进飙舞场的那一刻,加油大气的欢呼声已经超过了之前对方表演Poping时候的程度。

    「刚才不是说谁输了,谁就在嘻哈街消失吗,就你们刚才的Poping?

    来吧,现在就让你们消失。

    」何岩首先挑衅,因为他知道这么做对他来说是有好处的,对方人多,如果他们发挥得比刚才更好的话,情况对何岩就很不利,但如果乱了他们的心神,放弃跳Poping的话,重蹈第一队的覆辙,情形就完全转变了。

    「操!

    就凭你?

    」对方五个人中,那个用滑板砸查莉的男生第一个跳出来反呛。

    「试试就知道了,你们先吧。

    」何岩说着就若无其事地席地而坐,右手一甩,示意对方先上。

    这个举动让毕杰等人都不禁叫绝,何岩无论如何都要把自己摆在后发制人的位置,依照对方的行动,来决定自己下一步的行动,双方都懂得这个道理,都不愿先跳,但是何岩这么一屁股坐在地方,对方就没有了其他的选择。

    音乐继续,和之前那首歌的节奏没差多少,而对方也很聪明,没有中何岩的激将法,依然跳起了对他们最有优势的Poping,并且在舞姿方面,比之前来得更赏心悦目,五个人瞬间变机器人,充分发挥了Poping的精髓,现场的欢呼声比之前那场要大得许多。

    「情况好像没想象中那么顺利……」田瑟不禁有些担心何岩。

    「没问题,你看看他的脸。

    」这时候的黎茜茜,感觉比毕杰更加了解何岩。

    田瑟把目光投向了坐在地上的何岩,很快他也明白了黎茜茜的意思,此时的何岩,脸上竟然没有一丝紧张和不安,甚至还挂了淡淡的微笑,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田瑟顿时如释重负,就冲着何岩脸上那自信的微笑,断定等下这些人跳完之后,他一定会有精彩的表现。

    精彩的表现,田瑟是没有猜错,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精彩竟然来得这么快。

    就在对方努力将属于他们的热烈气氛慢慢营造起来的时候,何岩突然从地上舞了起来,在没有任何预备动力的情况下,直接依靠手臂的力量将身体托起,翻身倒立,漂亮地衔接上几个托马斯。

    欢呼声、尖叫声更大了,很明显的,这些荣誉是属于何岩的,对方五个人一时间都全部傻眼,按照规定,斗舞的时候一般都要等对方跳完,自己才可以接着跳,一方面是为了防止造成视觉混乱,另一方面则是尊重对手。

    而在这种一对多的情况下,何岩的起舞并不会造成太大的视觉混乱,相反吸引了更多人的眼球。

    更重要的一点,这种藐视规则,打破传统的行为,在这一群正值青春期,思想叛逆的年轻人眼中,是绝对值得为之疯狂的。

    「原来是这样……阿岩这家伙……」田瑟由衷地对何岩感到佩服。

    「一下子就把风头全部抢过来了,接下来就看实力了。

    」黎茜茜接过毕杰的话。

    面对对方的五人Poping,何岩很聪明地选择了Breaking作为一决胜负的舞器,炫目的地板动作使他一下子盖过对方的风头,托马斯、大风车、踩单车等一系列技巧性动作完全谋杀了大家了目光,最让人惊叹的是,他动作之间的衔接,十分流畅自然,没有一点造作的感觉,环环相扣,层出不穷。

    场上的节奏已经完全被何岩控制,并将其提快,他就像一个高速旋转的陀螺,时而用手,时而用背来支撑伸直的双腿,做出高速旋转的动作,打从何岩从坐着跳起来的时候,到现在为止他的双脚都还没有着地。

    跳Poping的人已经忘记了自己要干什么,个个被何岩激得迫不及待展示自己的Breaking,结果动作乱七八糟,更像被击散在地的保龄球瓶子。

    「厉害!

    竟然进步了这么多!

    」田瑟感慨着。

    「赢了。

    」黎茜茜微笑着确定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