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在娱乐圈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又见法拉利】
    「我靠!

    刚才那球也太神了吧,你差点就成我的偶像了!

    」    拍着何岩肩膀说这句话的人,名字叫毕杰,是何岩的麻吉之一,一百八十三公分个头,是他们一群好友中最高的,浓眉大眼,轮廓很深,是一个中葡混血儿。

    他有一个外号,叫做毕枷锁,虽然他本人一直强调是毕加索,可是大家最多只承认是毕枷锁,事实上他十分对得起这个外号,因为在这个城市,涂鸦比他厉害的已经没有几个人了。

    「哈哈!

    我刚才自己也吓了一跳,要是每个球都这么厉害,我就可以去打NBA了!

    」何岩笑着回答。

    「不过奇怪的是,你什么时候成左撇子了?

    这么远的距离,换作我来的话,以你刚才的动作幅度,恐怕连篮板都碰不到。

    」敏锐的田瑟注意到了这个被大家都忽略的细节。

    田瑟也是死党麻吉之一,无论是街舞还是街球,他都是好友们中最有实力的,不过这些都还不是他的最擅长的,田瑟对音乐很有天赋,喜欢自己作词作曲,虽然各种曲风都可以胜任,但最让人惊艳的还是他的饶舌Rap,以MC刀子为名的个人音乐网站,曾经创下破千万人浏览的记录。

    要不是田瑟提醒,何岩自己都没注意到这个细节,他自己本身并不是左撇子,可是刚才投出那球的时候,他却很自然的使用了左手,并且一点也不感觉别扭,看着自己的左手,虽然感觉有些奇怪,但却真正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可能最近练定杆练太多了,臂力增加了吧。

    」何岩嘴上虽然是这么说,可是心里却也满是疑狐,明明是刚受伤的手,恢复速度连自己也感到难以置信。

    「废话这么多干嘛,都七点十五了,赶快杀去嘻哈街飙舞啦!

    流刚才那一点汗根本不过瘾!

    咦?

    阿岩带来了一个美女啊,也不介绍一下给大家认识。

    」女身男装的查莉打量着黎茜茜。

    查莉是何岩麻吉中唯一的女孩,不过虽然她是女孩,可是无论从行为谈吐,还是穿着打扮,甚至连性取向都更像一个男孩。

    当然,性取向的部分只是大家的猜测,并没有得到真正的证实,虽然常常可以看到查莉调戏女孩子,但也并没有真正见她真枪实弹过。

    查莉外号飞轮妹,玩起直排轮和滑板的时候,帅气的程度足以让所有女孩子尖叫连连,其他男孩立刻黯然失色。

    何岩正准备将黎茜茜介绍给大家认识的时候,黎茜茜却自己走到大家面前,先一步开口自我介绍:「我叫黎茜茜,何岩的新朋友,也希望能成为你们的新朋友。

    」    黎茜茜大方爽朗的性格,很快让她融入了大家的氛围之中。

    离开篮球场,六个人在路边叫了两辆计程车,何岩、林亚仕还有黎茜茜坐在第一辆车先行,毕杰、天瑟和查莉坐一辆跟在后面。

    车内,林亚仕坐在副驾驶座,何岩和黎茜茜在后面,三个人的目光都漫不经心地游移在车外,从这个地方到嘻哈街,只需要十五分钟。

    林亚仕忽然回头看着何岩,上下打量,目光最后留在他的左手上面。

    「怎么,你还是不相信我的手已经没事了?

    」何岩知道林亚仕还在在意车祸的事情。

    「本来是还不相信,不过刚才看到你投的那球,的确是没什么问题了,不过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在送去医院路上的时候,你还痛得要命的。

    」林亚仕紧锁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是很奇怪,不过我却没有什么不安的感觉,反而觉得精力更加充沛,而且还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生命是很脆弱的,一定要好好地珍惜!

    」    「在你把我推开之前,难道你就不懂得这个道理?

    」    「哎!

    谁叫你是我兄弟呢,怎么可能看着你变成肉饼,再说当时我可没有想要牺牲自己,我是认为自己的爆发力好,能够推开你后在躲开车子,可是没想到最后还是来不及。

    」    林亚仕的心里其实还有很多要问的地方,例如何岩银行卡里面的巨款,可是碍于车内还有其他人,便暂时不再继续问下去,转过头继续看着车窗外面的街景。

    黎茜茜很安静地看着窗外,之前对何岩车祸追问不停的她,这个时候却没有插嘴,与林亚仕的再次见面也没有显得意外或者兴奋,只是静静看着窗外。

    「好漂亮的法拉利。

    」目光一直停留在窗外的黎茜茜忽然冒出一句感慨的话。

    黎茜茜一句漫不经心的话,林亚仕听来,却犹如万马奔腾般踏过他的脑袋,随后立刻在车窗外搜索起来,果然在慢车道上面看到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在车群当中是那么显眼。

    那辆法拉利正在减速,似乎是要在前面的商店停下来。

    「停车!

    」林亚仕几乎是用命令的口吻向计程车司机喊道。

    「在这里停?

    」司机边说边看着后视镜。

    「快!

    靠边停!

    」林亚仕恨不得直接解开安全带冲下车速并不快的计程车。

    司机无奈地把方向盘一转,计程车便在路边停了下来,林亚仕解开身上的安全带,打开车门,如同弹弓一样蹦出了车外,气势汹汹地朝着那辆也已经靠边停下的法拉利冲去。

    何岩付了车费之后也立刻和黎茜茜跟了出去,后面的毕杰、田瑟和查莉看见有突发状况,也随即让车子停下。

    法拉利果然在路边停了下来,车门打开后,下来了一个穿着时髦的青年,正当他准备走进一家花店的时候,林亚仕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二话不说直接就是迎面一拳,并且不偏不倚地打在了那个人的脸上。

    冲动的林亚仕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何岩知道林亚仕是想为他讨回一个公道,可是在还没有弄清对方是不是肇事者之前,林亚仕的行为简直是丧失理智,也让何岩大感事情不妙。

    莫名其妙挨了一拳的那个青年,虽然还没有意识是怎么回事,不过很明显的,他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人,立马转身便回了一拳给林亚仕,而且他的拳头比林亚仕更加霸道有力,一拳便将林亚仕打得连退几步,差点摔到地方,幸好何岩及时扶了他一把。

    「干!

    活得不耐烦了?

    」青年狠狠瞪着嘴角已经淤青的林亚仕。

    「妈的!

    今天早上开这辆车撞我们的就是你这个家伙是不是!

    」愤怒的林亚仕企图继续上前用拳脚解决问题,无奈被何岩以及黎茜茜紧紧拉住。

    「喂!

    说话要负责任,谁开车撞你们了?

    就凭你们这几个小鬼也配用法拉利去撞?

    我看你们是撞邪了才对吧!

    白痴!

    」青年的讽刺听起来也不无道理。

    「就是这辆车!

    不会错的!

    」林亚仕嘶吼着,想要冲上前去,可是却怎么也挣不开何岩的束缚,稍稍冷静了之后,转过头对何岩说:「阿岩!

    真的是这辆车!

    」    「冷静一下,我们先问清楚好不好,别这么激动,这一点也不像你!

    」何岩边说边慢慢放开林亚仕。

    被何岩放开的林亚仕,这个时候第一想要做的事,就是立刻跑到车后看看车牌,他肯定这辆车就是早上的肇事车,所以这辆车一定没有车牌,只要确定这点,对方想赖也赖不掉了。

    不料林亚仕刚往前走了几步,便遭到了车主再次攻击,在林亚仕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一脚踢在了他的腰间,力道十分大,让林亚仕应声倒下,在地上连滚三圈。

    对于能驾驶法拉利这样财大气粗的人,怎么可能挨了一拳就只还对方一拳,刚才只是看着何岩还在旁边护着,就算动手也不一定打得到,现在逮到了机会,便毫不留情地连踢带打,在已经倒地的林亚仕身上疯狂施暴。

    本来算是最冷静的何岩也愤怒了,虽然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眼前的这个青年不是早上的肇事者,只打算劝住林亚仕之后就离开这里,可是现在看到自己的兄弟被他拳打脚踢,万丈怒火也全部冒了起来。

    这个时候后面的毕杰等三个人也赶到了,看到被打的林亚仕,三个人也立刻提速冲去,准备一展身手。

    可是还没等毕杰、田瑟冲到那里,愤怒的何岩已经率先出手了,从青年的身后右手一拉,青年的身体立刻失衡,被连着拉退了几步,也许他这个时候心里面还以为对方只是劝架,没想到接下来的一拳足以直接让他昏倒。

    「妈的!

    去死吧!

    」    暴怒的何岩紧握左拳,朝着青年的右脸狠狠轰了过去,一拳过后,所有人都傻眼了,犹如在看WBC职业拳赛般,何岩的挥拳就如同拳王般潇洒利落,被击中的青年整个身体凌空飞起,一颗被打飞的牙齿抛出了另一条弧线。

    青年倒地之后身体便再也没有动,比被刀击来得更加彻底。

    「不……不是吧……他怎么动都不动了……不会是死了吧……」查莉对眼前发生的事情难以置信。

    「开什么玩笑,别乱说话,那家伙这么能打,身体不可能这么不堪一击。

    」毕杰说着便走到青年的面前蹲下来,将手伸进青年的衣服,隔着薄薄的布料,将自己两个手指挤进了青年的鼻孔,手一用力,便拔出了几根黑色的鼻毛。

    本来已经昏过去的青年身体随着鼻毛被拔而猛地颤抖了一下,毕杰不屑地将鼻毛扔在青年的脸上。

    证明了这家伙只是昏倒后,大家惊诧的目光都转向了何岩,就连受伤者林亚仕也从地上爬起,呆呆地望着何岩。

    「哇!

    挺厉害的嘛,原来你小子是深藏不露啊!

    」田瑟在一旁调侃着。

    何岩虽然从来就不畏惧暴力,虽然对方过分得非要暴力解决,自己也是随时奉陪,只不过像这样一拳就放倒一个人,今天还是头一次,连他自己也惊讶刚才那一拳的力量,心里面一时间复杂得不知道要如何回答田瑟的话。

    「把这家伙抬上车,我们就赶快离开吧,不然警察来了就飙不成舞了。

    」何岩说着便朝着倒在地上的青年走去,将他抬起,眼睛看着毕杰,毕杰无奈地点点头,便过去一起帮忙。

    把半昏半醒的车主扔进没有车顶的法拉利后,何岩扯着大家立刻离开,只有林亚仕还不愿这样离去,他一口咬定的事情不弄个清楚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亚仕,快走吧,别闹了!

    」何岩再次试图将林亚仕拉走。

    「闹?

    我是在帮你找出那个混蛋,我急得像个疯子一样是为了什么?

    还不是为了你!

    你说我是在闹?

    」林亚仕甩开何岩的手,大肆发泄心中的不满。

    「可是那个混蛋真的不是这个人,我们弄错了!

    」何岩语气坚定地说。

    林亚仕不再辩驳什么,直接跑到车尾,当他亲眼看到挂在车子后面的车牌时,整个人就像短路般定在那里一动不动。

    流线型的车身加上耀眼的红色,这些都是法拉力的特征,加上亲眼在街道上看见法拉力的经验少之又少,林亚仕之前固执的想法也是情有可原。

    在警察还没有赶来之前,大家再次叫了计程车,迅速逃离了现场。

    被何岩一拳打得满脑金星的青年,躺在车座上的时候已经醒了,只是脑袋依然昏沉。

    这时,就是之前青年本来要走进的那家鲜花店,走出了一个打扮时髦前卫的女人,一百七十公分左右的高挑身材让这个女人在朦胧的夜色中十分夺目,淡蓝色的卷发一缕缕垂在胸前,足够性感,极端张扬。

    这女人出了花店之后,朝着街道两端望了一会,当看到就停在旁边的法拉利时,脸上的平静渐渐转变成疑惑。

    女人走到车旁,看见了躺在车中的青年那狼狈的样子,二话不说就打开车门,进到车中的女人直接用脚将青年踹下车。

    青年看见这个女人,立刻强忍疼痛爬起来。

    「Anyil!

    你干什么?

    等等我呀!

    」青年此时的样子更加狼狈。

    「叫我总监!

    」女人眼也不斜地冷冷回答。

    「好好……总监,你听我解释啊,刚才我是因为遇上一群流氓才……」    青年话还没说完,女人便掏出另一把车钥匙,边发动车子边冷冷打断:「我不想听任何理由,张彦甫,如果你不想被fired的话,明天交一份检讨报告上来。

    」    女人话一说完,法拉利便如同风一般离去,留下狼狈不堪的青年独自在街边。

    「臭婊子!

    老子总有一天会把你搞到床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