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在娱乐圈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车祸,灵异事件】
    「什么!

    遇见美女了!

    」    林亚仕惊讶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说话的音量又十分大声,惹来周围许多同学好奇的目光。

    何岩看着林亚仕夸张的反应,似乎的确达到了他预计的目的,被叶思迪放鸽子的事情一下子就被林亚仕抛到了脑后,对昨天晚上邂逅的黎茜茜反而兴趣高昂。

    「你不帮我分析一下为什么叶思迪要放我鸽子?

    」何岩看着林亚仕那期待的样子,故意扯回原来的话题。

    林亚仕将椅子扶正,摆出一副将何岩看破的高深样子:「我早就说你搞不定叶思迪的,那天她那么爽快地就答应你,我早就觉得不对劲,被放鸽子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    「真的是这样?

    可那天她的样子看起来一点也不像骗人啊。

    」何岩将手立在课桌上,撑着自己的下巴,细细回想着那天在校门口的情形,当时叶思迪脸上的微笑看起来很亲切,一点也不像是准备要耍人。

    「看起来?

    哈哈——!

    」林亚仕很夸张地笑了两声后,继续说:「想用肉眼就看穿女人?

    你的距离还远着呢,还是老老实实练舞对你比较有前途!

    」    「你不说我差点忘了通知你一件事情,今天晚上去南区飙舞,智星高中的那些家伙呛得厉害,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老以为自己舞技天下无敌。

    」一说到跳舞,何岩之前的慵懒一扫而净。

    「去南区?

    别告诉我是在嘻哈街?

    」林亚仕语气低了下来,胆怯地问。

    关于南区的嘻哈街,林亚仕之所以面带惧色,都是因为在那里曾经留下了他学舞之来最悲惨的记忆。

    南区是本市最为繁华的地带,而其中的嘻哈街更是当下时尚年轻人的集聚地带,这里几乎汇集了一切年轻时尚的元素:街舞、街球、涂鸦、滑轮等等。

    这里没有大型商场,却有数不清个性十足的小店,这里不允许一切车辆进入,却有无数帅哥美女游荡。

    林亚仕接触街舞也有三年,大大小小的比赛也参加过不少,可是与名次就是没有任何缘分,虽然这样,不过林亚仕的舞技用来泡妞还是绰绰有余,就因为这样所以林亚仕才不求进步,只满足于让普通女生惊叹的水平而已。

    爱在女生面前出风头的个性,以及他并不精湛的舞技,直接导致了两个月前的那次侮辱。

    两个月前,林亚仕在嘻哈街寻找猎物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长相身材都属于极品级的女生,于是火力全开,尽展泡妞本领,还在秀舞场为博一笑展现了自己的身手。

    不料那女生却是个舞林高手,把林亚仕狠狠耍了一把。

    那女生怂恿林亚仕和她的朋友轧舞,赢的话就跟他回家,输的话就把一条准备好的红内裤穿在外面扮超人,而林亚仕当然也为了耍帅答应了,结果人家音乐一起,舞步一踩,掌声如雷,胜负瞬间分出……    何岩也知道林亚仕在嘻哈街扮超人这件丑事,不过没想到的是都两个多月了,林亚仕对嘻哈街还心存阴影。

    何岩看着林亚仕,嘴角微微一翘,露出狡黠的坏笑:「别怕,上次是你一个人去,势单力薄,今天晚上该去的人都会去!

    」    「三疯他们也去?

    」林亚仕立刻问。

    「就是他们昨天晚上打电话告诉我的,如果今天晚上能遇上上次的那帮人才叫好,立刻帮你报仇!

    」何岩说完看了看教室里的挂钟,十六点四十五分,还有五分钟就要上最后一节课,急忙对林亚仕说:「我不上最后一节课了,记得放学回家后以最快的速度吃完饭,七点钟老地方集合!

    」    林亚仕虽然知道何岩所说的老地方是指夏桐路上的那个公共篮球场,可是他并不能保证可以在七点之前到达那里。

    立刻拉住何岩:「今天是我老妈生日,我本来打算要晚上去给她选一个生日礼物,七点恐怕来不及,怎么办?

    」    何岩想了想,七点钟集合后乘车从东区去南区,最起码要十一点才会回来,那个时候就算街上还有精品店开门的话,买完回到家恐怕也超过了十二点,生日也就过了,索性现在直接拉着林亚仕一起走比较直接:「既然这样,现在就闪!

    别浪费时间了!

    」    林亚仕被何岩推出了教室,离上课时间还有五分钟,这五分钟足够他们两个来到教学楼后面的围墙处,虽然翘课对他们来说算是家常便饭,不过依然得抓紧时间,两个大男生挂在围墙上面被校外的路人看见也是件很丢脸的事情。

    林亚仕看了看眼前约有三米高的围墙,有些抱怨:「干嘛要爬这个破围墙,弄脏我的衣服!

    以前我们不都是光明正大冲出校门口嘛,那些门卫根本就不能拿我们怎样!

    」    「少罗嗦了!

    上去吧!

    我帮你顶顶!

    」    林亚仕的臂力很好,可是弹跳力不怎么样,为了避免浪费多余的时间,何岩已经将双手顶在了林亚仕的后背。

    林亚仕奋力一跃,加上后面何岩的一臂之力,双手顺利地抓住了围墙的顶端,接着一个简单的引体向上动作,大腿一跨便坐在了围墙的上面。

    「快跳下去,别在上面呆着,很显眼的!

    」何岩在下面用力挥手示意让林亚仕跳下围墙。

    看着围墙下的何岩,林亚仕微微一笑。

    其实他心里知道何岩为什么不像以前那样,想翘课就从正门冲出学校,而是现在这样狼狈地爬墙,原因就是因为那个新转来的门卫老头。

    学校以前的那些旧门卫,他们都十分讨厌何岩这类身着奇装异服的坏学生,每次见到这些学生都不会有什么好眼色,翘课逃学的学生想要出校门,门卫通常都是做做样子出来质问阻拦一下,其实心里恨不得这些学生赶快滚,所以只要有胆子走出校门,都不会遭到很强烈的阻拦。

    然而这些表里不一的门卫,却让何岩感到更加恶心!

    直到门卫处转来了一位老头,两鬓发白,身体瘦弱,眼睛总是弯弯的,慈祥的笑容让人感到很舒服,似乎这样的人一点也不适合门卫这个职业,外貌不凶,体力不好,没有人知道校长为什么会让这个老头做门卫。

    虽然这样,可是进入这个学校以来,何岩第一次从校门口折返回来便是拜这个老头所赐。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依然可以看出来,那个老头让何岩有了多多少少的改变。

    当林亚仕从围墙上跳下之后,何岩也迅速地翻过了围墙,动作干净利落,运动神经果然要比林亚仕好很多。

    「去精品店买礼物对不对?

    我住那边有几家店还不赖,现在带你去。

    」何岩边说边拍拍身上的灰尘。

    「你带我去?

    你不是还有自己的事情?

    」    何岩住的地方离学校并不算远,吃完饭,洗完澡再去老地方集合,七点钟之前完全可以办到,可是他却翘了最后一节课,也就说明了他等下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何岩想了想,在心中估算了一下时间,如果陪林亚仕去买礼物的话,也许时间就真的不够了。

    「那你一个人去咯?

    」    「OK!

    七点钟见!

    」    两个人正准备分头行事时,面对着林亚仕的何岩忽然有些奇怪,他的目光穿过林亚仕肩膀上方,望着他身后的某个位置,神情从疑惑变得惊慌,继而再增进成恐惧,从他的眼睛里已经看到了即将来临的灾难。

    没有任何预兆,甚至连引擎声也没有听到,一辆外形趋圆流畅,颜色火红耀眼的跑车正飞速向两人的方向飞驰而来。

    看到这一幕的何岩,脑海中第一个反应便是蓄意杀人。

    「小心——!

    」恐惧感虽然让何岩的反应有些迟疑,万幸的是还不至于让他一直这样发楞下去,立刻向林亚仕发出了警告。

    可惜林亚仕是背朝着那辆车,要躲闪的话绝对是慢了何岩很多,说不定两秒钟之内躺在地上的就是林亚仕的尸体。

    何岩没有选择,奋力将双手按在林亚仕的左臂上,卯足全劲将他向右边的方向推出去,瞬间强劲的爆发力将林亚仕整个人拨飞了出去,撞在了围墙上。

    林亚仕身体和围墙的撞击声很响,可想而知何岩的力道有多大,林亚仕的身体有多痛。

    不过这些都是值得的,倒在围墙脚下的林亚仕已经可以保证足够的安全。

    车子飞奔着向何岩冲了过来,全力推开林亚仕的何岩此时身体已经失去了平衡,想要一鼓作气跃出车子的撞击范围已经很难。

    情况虽然恶劣到了极点,但是求生的欲望依然让何岩的本能反应发挥到了极限。

    脚跟一蹭,借助身体惯性的力量,何岩朝着左边的方向飞了出去。

    意识到发生车祸的林亚仕迅速从地上爬起来,红色的跑车已经从他的身边飞驰而过,而在他对面的何岩已经躺到了地上,这让他隐约记起刚才的那道撞击声,虽然不是很猛烈,但他确定刚才何岩的身体是和车子发生了碰撞。

    「妈的!

    你给我停下来!

    」林亚仕随手抓起了地上的一块石头朝车子猛地砸去,可惜车子行驶速度太快,石块还没有落地,车子便飞驰出了它的投掷范围。

    有一个常识,在发生车祸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记得肇事车的车牌号码,这样即使当场无法抓住肇事司机,但在报案时可以向警方提供重要线索。

    林亚仕当然知道这个简单的常识,可是当他用力挤着眼珠子集中视线寻找车牌号码的时候,才发现这辆车的车尾竟然没有车牌。

    不过几秒钟时间,肇事车便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林亚仕的视线。

    躺在地上的何岩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这才让林亚仕从愤怒中回过神来,立刻冲到何岩的身边,当他试图将何岩从地面上扶起来的时候,不料反而碰到了何岩的伤处,使得他呻吟声听起来更加痛苦。

    「啊啊啊——!

    别……别碰我的左手臂……断了……断了……」何岩的声音听起来让人胆颤心惊。

    林亚仕紧张地看了看何岩的左手臂,轮廓已经严重扭曲,似乎要比他想象的更加严重。

    「阿岩!

    你要撑住啊!

    我现在就给医院打电话!

    」既然不能扶起何岩,林亚仕只能拿出手机,拨通了急救电话120。

    打完电话之后,接下来就是等待医院出救护车了,虽然只需要十分钟,可是看着何岩痛苦的样子,每一秒钟过得都是那么地慢。

    「狗娘养的司机!

    绝对饶不了那个垃圾!

    」束手无策的林亚仕只是在肇事司机身上泄气。

    何岩的右手紧紧抓住左肩膀,手指深深陷入肩膀肌肉里面,牙咬着牙断断续续地说出了一句不符合逻辑的话:「没有……没有司机……是一辆空车……」    空车?

    没有司机?

    林亚仕的脑袋像被投了一颗炸弹,所以思绪都一下子全部空白,浑身的鸡皮疙瘩立刻跑了出来,没有司机的空车,这不是在说鬼话吗?

    他亲眼看到那辆车转过拐角处才离开视野范围之内,怎么可能说那辆车里面没有司机。

    左思右想,林亚仕确定何岩是因为手臂的剧烈痛楚而胡说八道,也许这个时候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看着痛苦的何岩,林亚仕百感交集,若不是何岩及时将他推开,此时躺在地上的就一定是林亚仕自己了。

    遗憾的是竟然没有记下肇事车的车牌号码,确切地说是那车子根本就没有车牌号码。

    不过林亚仕却记下了另一样东西,一匹抬腿跃起的雄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