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在娱乐圈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一切从被放鸽子开始】
    晚上八点,华灯初上的街道丝毫没有显得夜幕已经降临,这个城市依然是这样喧闹,熙来攘往的街道说明对于这个城市而言,夜晚是美丽妖娆的,太多成人式的浪漫都在霓虹灯下邂逅。

    何岩站在市工人体育馆对面的街道上,目光在街道上的人群中飘忽不停,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大颗的汗珠已经从脸颊上冒出来,虽然他并没有做什么体力活,可是五月份闷热的天气,加上等待的痛苦已经足以折磨得他大汗淋漓。

    何岩是本市夏桐高中的高二学生,身高一百七十八公分,体重六十二公斤,虽然身材很大众化,可是却有着一张与众不同的脸庞。

    乍看第一眼,感觉流里流气,小痞子一个;回头再看第二眼,五官其实长得倒是很精致,特别是眼睛中足以让女生发疯的邪气,活像从漫画里面跑出来的反派帅哥;忍不住再看第三眼的时候,就会彻底将之前刚刚建立起来的好感全部摧毁:挖鼻屎、剃牙、吐痰、将香烟塞进鼻孔里……    毫无疑问的,何岩从外貌上来说是一个帅哥,而且还是一个很有特殊味道的帅哥,遗憾的是这样的一个帅哥,十七年来竟然只经历过一次恋爱而已。

    这让生活在夏桐高中的他感到十分懊恼。

    在这所私立高中里面,随处都可以看到成双成对的学生恋人,即使要面对喜欢棒打鸳鸯的学校领导,依然会顽强地与其斗智斗勇,不屈不饶地维护着他们甜蜜的爱情。

    为了结束高中以来的孤单生活,何岩终于在两天前鼓起勇气向他所心仪的女生作了表白,而这个女生竟然还是堪称夏桐高中三大校花中最高傲自负的叶思迪。

    以致于何岩的哥们林亚仕听到这个消息时,捧腹大笑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一再断言何岩绝对搞不定叶思迪。

    何岩一想到林亚仕当时肆无忌惮嘲笑自己的样子,气上心头一鼓作气在学校放学的时候堵住了叶思迪,当着众多人的面向她提出约会的要求。

    当时在一旁看戏的林亚仕对何岩这样的举动吓了一跳,他没想到一向有色无胆的何岩竟然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这样的惊人之举。

    林亚仕在惊叹的同时,心里依然对何岩的白痴感到无奈,叶思迪同何岩在平时根本就没有说过几句话,把他们归为陌生人也不过分,而何岩开口表白的第一句话竟然是直接要求约会,生硬得没有一点过渡。

    当时围观的人又那么多,叶思迪没有红着脸跑掉已经充分展现了她久经情场的校花风范,她没有理由丢弃矜持当着众人的面接受一个奇怪男生的约会要求。

    正当林亚仕想要准备上前安慰何岩的时候,跌破大家眼镜的事情发生了。

    叶思迪微笑着答应了何岩的要求,话语间竟然没有一丝尴尬,那种从容不迫的笑容让在一旁观看的林亚仕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阴谋!

    绝对有阴谋!

    恋爱达人林亚仕坚定地这么认为着!

    林亚仕试图告诉何岩他的疑惑,可是极度兴奋的何岩却什么也听不进去,将所有心思都集中在了约会上面。

    八点十五分,约好的地点依然没有出现叶思迪的身影,她已经迟到了四十五分钟,很明显的,如同林亚仕所预料,何岩被放了鸽子。

    虽然有些不愿意面对现实,可何岩也不愿意继续等下去,来往的人群中只有自己一个人像木桩般站着。

    那些从他身上掠过的路人目光,在何岩眼中充满了嘲讽,嘲笑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个被甩的烂人。

    最后一支烟的时间!

    经过内心激烈的挣扎,何岩做出了一支烟时间的退让。

    从口袋中拿出一包Marlboro,刁着一支在嘴里,敲响了那个从林亚仕那里借来的zippo打火机。

    何岩三年前也就是初中三年级的时候学会了抽烟,当时只是小屁孩想学深沉,可是结果一抽就上了瘾。

    他从来不抽外烟,只是像大多数人一样用几元钱一包的大众烟解瘾。

    这次例外的Marlboro是为了在叶思迪面前显示自己高人一等的品味而让林亚仕帮忙准备的,连手中那个亮晶晶的zippo也是林亚仕的私人收藏。

    何岩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那两张「蔡亦茹庆功演唱会」的入场门票,这两张门票是他旷课后排了一个下午的长队才买到的,为的就是可以给叶思迪一个难忘的约会。

    经过约会前的摸底打听,得到的可靠消息,叶思迪的偶像是当红歌坛偶像蔡亦茹,其实这一点也没有什么好吃惊的。

    蔡亦茹几乎是所有青少年心中的超级偶像,在唱片界萎靡不振的今天,她推出不到两个月时间的新专辑《茹鱼得水》,在内地以及港台地区的销量已经突破了五百万张,新的歌坛小天后就这样诞生了,为了庆祝这五百万张的超白金销量,其经纪公司特别举办了这场庆功演唱会。

    「垃圾!

    」何岩忽然将手中的门票揉成一团,狠狠地摔到地上,然后那个价值四百元钱的纸团就在地上跳跃了几下后躺在那里。

    当然他口中所骂的垃圾并不是指蔡亦茹的这场演唱会。

    「请问这门票你不要了吗?

    那么送给我好吗?

    」    一个女生在何岩的面前停下了脚步,她的脸有些微红,从她说话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状况看,应该是因为忽然从奔跑中停下来,而不是因为害羞。

    她说话的时候已经将丢在地上的门票拣了起来,虽然嘴上说是希望何岩能将门票送给她,但还是很有礼貌地用双手将展平的门票递给了何岩。

    「我又不认识你,干嘛要把门票送给你!

    」这个时候的何岩还在生叶思迪的气,他动作粗鲁地接过门票,看都没有看女生一眼。

    在他看来,这个时候和他说话的人,目的就是为了嘲笑他这个被抛弃的人。

    「可是你刚才明明很生气地把门票扔到了地上,两百元钱一张的门票也不便宜,如果你不想要了的话,就送给我吧,我会感激你的!

    」这个女生似乎是真的很心痛这两百元钱一张的门票。

    感激?

    真是好笑!

    何岩心中冷哼一声,这不由得让他想起叶思迪之类那些高傲的女生,有事没事就喜欢在男生面前送感激,好像得到她们的感激就得到了全世界一样,只要她将语调一降,把感激送出,所有男生都愿排着队上刀山下火海似的。

    「你的感激有什么用?

    可以拿来吃吗?

    」何岩依然受到叶思迪爽约的影响,很明显的是在迁怒于这个素不相识的女生。

    说话一不在意,声音忽然变得大了起来,惹得路人们纷纷侧目。

    路人似乎是在看情侣吵架的目光难免让女生感到尴尬:「不送就不送,干嘛那么大声呀!

    」    在何岩用耳朵很难分辩女生到底是生气还是委屈的时候,他终于将目光转移到了她的脸上。

    一秒钟不到的时间,他后悔了,后悔自己刚才恶劣的态度。

    漂亮的女生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总是更容易得到格外的恩惠,这并不是说施惠人都是外貌协会的,而是因为人们看到美女后能使自己心旷神怡,自然也就会对美女给予格外的照顾。

    美女能让人心旷神怡是有科学根据的,据介绍,看到美女会迅速调节视神经、眼部肌肉和视网膜,加速眼睛周围血液循环速度,达到「美女养眼」的效果;看到美女觉得赏心悦目,心情豁然开朗感觉好极了,对心脏自然就好了,达到「美女养心」的效果;见到美女那楚楚动人的眼神,人都要化了,谁会对一个漂亮的女人大动肝火,这又达到了「美女舒肝」的效果;秀色可餐,一天多见到几个美女就相当于吃了色、香、味俱全,营养搭配合理的佳肴,达到了「美女健胃」的效果;见到美女,人们不自然的口生唾液,屏息凝神,如果常有美女相伴左右,往往肺活量高达6500,这又是「美女润肺」的效果;见到非常漂亮的美女,一般情况下会导致男性加快分泌出更多的雄性荷尔蒙,这可以健肾强体,又达到了「美女强肾」的效果……    而站在何岩面前的这个女生,足以让何岩达到养眼、养心、舒肝、健胃、润肺、强肾等等一系列反映效果,那个夏桐高中校花叶思迪也就不过如此而已,叶思迪的皮肤出名的白皙细腻,可是眼前这个女生的皮肤却更加白皙水嫩,白里透红,红里泛白,即使这个时候是夜晚,也掩盖不住她夺目的光彩。

    何岩万般后悔之中立刻思索挽救的对策,他的目光没有在女生脸上多作停留便移开了,为了就是避免与女生四目相对,试图将气氛保持在之前的状态。

    「叶思迪!

    你太过分了!

    」何岩自编自导的戏码已经开始上演,他又一次将门票揉成一团扔到地上,只是这次无论是言语还是动作都煽情许多,最重要的是他已经将两张门票分开,一张揉成纸团,一张自己保留。

    女生怯怯地看了一眼地上的门票,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接拣起来,也没有立刻转身离去。

    何岩连门票扔出的角度都经过精确的计算,那门票正好落在女生的脚跟前,为的就是让女生可以不移动脚步,只须弯一下腰就可以拣起门票。

    看到女生眼中的一丝迟疑,何岩很配合之前营造的气氛,假装落寞的样子转身离开,朝着体育馆的方向走去。

    何岩离开之后,女生接下来的行动果然在何岩的预料当中,自己的脚底下有一张价值两百元钱的演唱会门票,显然女生对蔡亦茹的这次演唱会也很感兴趣,没有理由暴殄天物。

    虽然何岩刚才说话的语气让她有些不太舒服,可何岩离去之前最后的那句话表明他是被人放了鸽子,情绪也许正是受了这件事的影响才会这样暴躁。

    也许是出于体谅,也许是自欺欺人,女生还是给自己找到了理由,拣起了地上的门票。

    演唱会在何岩进场之前就已经开始,人山人海的歌迷充分说明了蔡亦茹的魅力,站在会场的边缘,根本就看不到舞台上的蔡亦茹,只能勉强从舞台的大荧幕上去领略巨星风采。

    现在蔡亦茹演唱的是一首舞曲《心跳节奏》,虽然不是这张专辑的主打,可是在Channel_V等各大音乐频道中一波又一波的视听轰炸下,现在已经没有人在听到这节奏时不跟着摇摆身体的了。

    全场的尖叫声和挥舞的荧光棒让气氛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顶点。

    何岩看着远处的大荧幕,实在没有在家里对着电视机看转播舒服,虽然现场的气氛感很强烈,不过对于孤单一人的何岩来说,简直是糟糕透顶,歌迷发疯一样的鬼吼鬼叫将蔡亦茹的歌声变得模糊不清。

    这演唱会已经让何岩失去了兴趣,不过这个时候令他期待的还有另外一件事情。

    体育场入口处依然陆续有歌迷进场,因为人数并不多,所以何岩可以很容易地看清楚每一个人,他在等待之前的那个女生,如果有可能和那个女生成为朋友,他将永远忘不了这个因祸得福的夜晚。

    没有几分钟,那个期待的身影终于出现了,何岩躲在一旁仔细观察,那女生看了看全是人头的会场,又看了看手中的门票,四处张望。

    何岩肯定她是在寻找门票上所规定的位置,因为两张门票是同时买的,所以座号当然是连在一起的。

    「靠!

    十七排!

    怎么挤得进去!

    」 何岩也赶紧看了看自己的门票,南二区十七排,他也知道看演唱会并不像看电影那样,门票上的位置根本就是装饰而已,没有人会去遵守,想要得到好的位置,就必须提早排队,不过就算提早排队,还要在正式入场后和其他歌迷来一场短跑比赛,这样造成的意外事故也早就见怪不怪了。

    南二区离何岩站的地方很近,虽然没有可能挤到前面十七排,不过何岩倒觉得这样很好,呆在人群的后面,这样一来,等那个女生走过来,两个人就都可以轻易地看见对方。

    看到那女生朝着南二区的方向走去,何岩立刻先行一步,赶在女生之前到达了南二区最后一排的位置。

    此时万人齐舞的《心跳节奏》已经结束,一首抒情幔歌的前奏响起,全场疯狂的尖叫声也逐渐平息,歌迷之前还猛烈摇摆的身体此时已经是跟着节奏慢慢摇摆,何岩也立刻陷入了蔡亦茹温柔感伤的歌声中。

    黑夜寂寥/默数自己的心跳/白色的雪/覆盖了当时的缠绵/看雪花/飘进你的眼/等待融化/假作泪水洗面/分手的话/早在你喉间……    「好喜欢这首《雪泪》,第一次被Vicky感动就是听到这首歌,你也很喜欢吧?

    」    沉浸在歌声中的何岩听到身旁传来的女声,这才回过神来,本来还在想女生来到南二区的时候,自己要用怎样的姿态面对,现在倒也很好,不用伪装,真情流露,而且还是女生主动说话打招呼,一切比预计的还要好。

    「咦?

    你不就是刚才的……」何岩卑劣的戏码又开始了。

    「我是实在不想浪费那张门票嘛,要是我买得起的话,也不会去拣你丢掉的了。

    」女生说话的语气和刚才有了一些变化,何岩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竟觉得这女生散发着一种说不清的忧伤。

    演唱会的门票两百元一张,这样的价格算是十分普通的,要是VIP票,十倍以上的价格都是有的,而这个女生竟然说自己买不起两百元钱一张的门票,这个时代很多女生都喜欢在男生面前装穷,拼命占男生经济上的便宜,别说在社会生活中,就算是学校里面也是这样。

    「你说你买不起门票?

    开什么玩笑。

    」何岩上下打量了一下女生,首先是发型,亚麻色的卷发配上白净的脸蛋,显得十分可爱却不张扬,然后身上的那件粉红色带着泡泡袖的T恤,搭上长长挂在胸前的黑珠吊饰,下身一条带着蝴蝶结腰带还有亮片刺绣的低腰休闲裤,再搭上最下面的那双粉红色的帆布鞋。

    这样一个打扮不在时尚之下的女生,怎么可能会买不起一张演唱会的门票。

    女生噘起嘴想了一下,像是在考虑该不该正面回答何岩的问题,有时候过分的解释看起来更像狡辩,况且她和何岩素不相识,便也不再解释:「反正你已经不要那门票了,我拣的不算偷。

    」    「没那么严重,反正大家都是喜欢Vicyk的歌迷。

    」因为了解女生都是很爱面子的,何岩也不再提及门票的事情,将话题立刻扯到了蔡亦茹的身上。

    「我不是她的歌迷,我是她未来的竞争对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