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去阁 > 其他小说 > 庶女风华 > 章节目录 第4章 最后一次
    一句句尖锐的诘问,如利箭刺穿谎言织就的虚幻泡影。黄姨娘哑口无言,表情瞬间僵硬,心中一阵莫名的惊惶慌乱。</p>

    这是怎么了?</p>

    往日刘瑾楠最是心软,她哭一哭,说上几句好听话,便能哄得女儿事事顺着她地心意。可今日,刘瑾楠态度异常激烈,言辞更是无比犀利。</p>

    “瑾楠,不是你说的这样。”</p>

    黄姨娘顾不得再哭泣,急切地拉住谢明曦的手:“我是你亲娘,如何能不疼你。只是……只是瑾浩眼下陷入困境,只有你能救他。你是他的亲妹妹,你一定心疼兄长,不忍他的亲事被嫡母随意摆布……” 当年的她,确实不忍。所以,她甘心被亲情困缚,一步步被逼进火坑,受尽磨难痛苦。十五岁时身败名裂,被一顶软轿从后门抬着进了皇子府,成了无名无分的侍妾。20岁那年,身为妃嫔的嫡姐刘瑾曦欲置她于死地。她在生死中挣扎之际,黄姨娘正为刘瑾浩考中进士狂喜不已。年少考中的刘瑾浩,不齿提起她这个亲妹妹,便是进宫,探望的也是曦妃娘娘。在九死一生时她终于幡然醒悟,她要好好活下去,要善待自己!要令所有仇人都倒在她脚下,数年之功,她终于做到了。外人只道太皇太后温柔和善贤良,便是她的长孙建按皇帝也这般以为。只有她清楚,她早已凉薄无情心冷如刀。黄姨娘紧紧地攥着她的手。就如即将溺毙之人,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瑾楠,我求你了!你就应下这一回!只这一回,日后我绝不会让你受这等委屈了。为娘给你跪下了。”说完,一咬牙一狠心,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好一个忍辱负重的亲娘!这是以母女之情相逼,让她不得不点头!</p>

    刘瑾楠动也未动,定定地看着泪流满面的黄姨娘。心里浮起一丝荒谬又可笑的凉意。意料中的一幕,真正出现在眼前,依旧令她气血翻涌心意难平。许久之后,刘瑾楠才缓缓说道:“姨娘,这是文最后一次答应你,以绝对不可能。”</p>

    黄姨娘就知道,使出这一招杀手锏,必能令刘瑾楠心软点头。</p>

    黄姨娘强自按捺住心里的释然和自得,哽咽着说道:“瑾楠,我知道你心里委屈。我这心里,又何尝好受?”“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也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我对你的心,和瑾楠一般无二。”</p>

    “只是,世人皆重男嗣。我只有瑾楠这么一个儿子,总得处处为他谋划打算。日后你长大了,便要出嫁为人妇,我能依靠的便只有你哥哥瑾楠。你也需要娘家兄长给你撑腰。”“你现在受些委屈,能换得你大哥迟两年再成亲。他能安心读书,日后定能考取功名,能娶高门贵女为妻。”“你大哥有出息了,我们母女两个才有好日子过。” “瑾楠,我去找瑾浩,将你做的一切都告诉他。他定会感激你的。</p>

    刘瑾楠失落的点点头:“好。”</p>

    黄姨娘:“走了出去。</p>

    “姨娘!”</p>

    刘瑾楠,你走吧。</p>

    ……</p>

    刘瑾楠神色未变,喊了离玉进来:“我有些饿了,让厨房熬一碗鸡汤来。”</p>

    离玉:“……”</p>

    黄姨娘哭哭啼啼地离开,离玉看得清清楚楚。</p>

    她以为三小姐也在屋子里伤心落泪。没想到,三小姐叫她进来是为了鸡汤……</p>

    “八两重的母鸡,母鸡要熬至奶白色,无一丝腥气,少放油,少放盐,略放些蔬菜荽。”刘瑾楠淡淡吩咐:“你可记住了?”</p>

    离玉打起精神,一字不漏地背了一遍。</p>

    刘瑾楠满意地嗯了一声。</p>

    半个时辰后,离玉端了鱼汤来。</p>

    刘瑾楠略尝一口,微微皱眉。重生这两日,别的倒能迁就一二,唯有吃食无法适应。前世在宫中生活数十载,入口的俱是寿康宫御厨精心所做的美味佳肴。刘府厨娘的手艺,委实入不了口!这两天她吃的少之又少。 腹中空空,饥肠辘辘,偏偏实在不愿将就。刘瑾楠放下碗,吩咐一声:“将鸡汤分着吃了吧!”泥玉闻着香气四溢的鱼汤,馋虫早已被勾了出来。顿时咽了口口水:“小姐,奴婢也能喝一碗吗?”</p>

    看着泥玉嘴馋的模样,刘瑾楠微微笑了起来:“赏你两碗。”</p>

    泥玉一脸欢喜:“多谢小姐。”然后一挺胸膛:“以后小姐有事只管吩咐奴婢,上刀山下油锅奴婢也不眨眼。”</p>

    刘瑾楠一笑置之。 冲动之下的表忠心,她听得多了。自不会因这两区区两句话动容。 能抵挡得住诱惑不背叛自己的主子,已是难得的忠仆了。丫鬟们很快将一锅热腾腾香喷喷的鱼汤分完喝光。 喝了两碗的泥玉悄悄打了个幸福的饱嗝。</p>

    刘瑾楠看着一脸餍足的扶玉,更饿了……莲华书院的入学考试在半月之后,她自会让明珠郡主母女尝到追悔莫及的滋味。眼下更要紧的,是要先解吃的。</p>

    刘瑾楠吩咐:“泥玉,你去门房候着,父亲一回府,立刻请父亲来锦阁。”</p>

    泥玉应了一声,利索地退下。</p>

    ……</p>

    内堂。</p>

    丫鬟碧桃低声禀报:黄姨娘进了锦阁,待了小半个时辰才哭着离开。” 哭着走的?</p>

    明珠郡主目中闪过一丝不屑的讥削。黄姨娘惯以柔弱哭泣的姿态为手段。对着自己的亲女儿,也是如此。看来,事情已经成了!刘瑾浩就是黄姨娘的命根子。拿捏住了刘瑾浩,便拿捏住了黄姨娘。</p>

    钱嬷嬷目光一闪,低声道:“郡主可要召黄姨娘前来相询?”</p>

    “不必。”明珠郡主冷笑一声:“为了刘瑾浩,黄姨娘自会想尽一切办法令刘瑾楠屈服顺从。”</p>

    她是南阳王府的郡主,是刘府主母,是刘瑾浩、刘瑾楠的嫡母。只凭这些,她便足以掌控他们母子三人的的性命,刘瑾楠便是天资再出众,也卑贱如野草,只配被刘瑾曦踩在脚下。